香港潮人盂蘭勝會
主頁 | 網絡連接 | 聯絡我們
|

香港潮屬社團總會許學之:

盂蘭勝會文化喜獲國家認同意義深遠

 

根據傳統上的說法,農曆七月就是「冥府開禁,鬼們過年」的日子,亦即是民間俗稱的「鬼月」,鬼魂會回到人間,直到農曆七月三十日,才會返回陰間。因此,在這個「鬼月」裡,陽間像是籠罩著一陣陣濃厚的「陰森氣氛」似的,叫人感到陰陽怪氣,甚至更把一切意外與不幸,都歸罪於七月鬼節!而又稱為中元節的盂蘭勝會,便是民間普度亡魂的習俗。不過,香港潮屬社團總會主席許學之卻明言,潮州人眼中的盂蘭勝會,卻是緣於人與人和神明的一份深厚感情,彼此尊重,勸告世人,積德行善,因果循環,上天監察,善惡報應。

據了解,盂蘭節並非本土的古老節日,早於上世紀之初,潮州人已經以盂蘭勝會聯誼感情,並藉此傳揚警世文化。經過二次大戰和移民潮後,盂蘭勝會更變得盛行起來﹔甚至有說,盂蘭是隨潮州人「移民」來港的。

惟姑勿論盂蘭的起源孰真孰假,一直以來,盂蘭勝會已成為了潮州人最重視而沒有左道異端的節日活動之一,每年農曆七月,都會努力承傳盂蘭勝會這個深具意義的優良民風習俗。香港潮屬社團總會主席許學之說:「潮州人的確很重視具豐富教育性的盂蘭節,不但非常熱心誠心,而且亦很有愛心。在我的印象中,無論是身在家鄉,還是今日的香港,這種情懷都沒褪色,甚至隨潮人的移居而傳遍世界各地。」

 

尊重神明以期陰安陽樂

許學之認為,盂蘭節是一個非常神聖的日子,是讓在世的人以嚴肅、正直及尊敬的態度,全心全意地敬奉神明。盂蘭節意義深遠,教育性非常強,以敬奉神聖作為警惕世人,大家要走正途,不可犯法或做違背良心事情,因果報應,揚善戒惡,上天監管,祖先有靈,世人應自重自覺,不可胡作非為。「因此,我們在農曆七月期間是絕對不會說一些不恭不敬的說話,更加不會向人惡言相向,這是因為我們一定要懂得互相尊重,不只是人與人之間,還在於人與神明之間,敬神就像今天我見到你,跟你打招呼的方式一樣,互相祝福,增進感情。所分別的,其實是我們透過祭拜、燒街衣等,拜祭神靈祖先,同時亦超渡孤魂野鬼,以期陰安陽樂。」

許學之表示,現在已不僅是潮州人,連廣府人和海陸豐人也會舉辦盂蘭勝會。從這些風俗中,可以看到不同族群的宗教信仰和生活習慣﹔而派發平安米或捐贈物品的活動,亦反映出他們對社會的關懷是多方面的。」

回想起昔日盂蘭勝會的盛況,許學之笑言,那種氣氛真的是很有感染力的!因為各區的街坊組織都是自發性參與的,大家眾志成城,合力捐獻,由捐現金、捐白米、捐古玩、捐陶瓷器血,以至家家戶戶的婦女踴躍奉上親手烹煮的食物,建戲棚、演出神功戲,目的只有一個,就是供奉那些祖先神靈及無主孤魂(俗稱「好兄弟」),神鬼人同樂,並祈求闔家平安,至於那些藝術陶瓷器血,則會在盂蘭勝會期間舉行公開競技,然後大會再將從競技籌集的款項,留待翌年作為經費。

 

街頭風俗傳竭忠義的文化

對於盂蘭勝會這個源遠流長的民間風俗在今年獲國家重視,經香港潮屬社團總會申報後,被列入「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」之中,許學之自言感到驚喜萬分,同時亦感謝上屆主席馬介璋博士的努力。他說,這是國家對盂蘭文化的認同。「正如我所說,盂蘭節最大的意義是傳揚忠義的文化,鼓勵人們步進正途,不涉損人利己的壞事,所以我是特別感動的。」許學之指出,有些地區團體會向當局申請在路邊搭棚做法事,以方便街坊鄉親前來拜祭,增進友誼。如此獨特的街頭風俗,早已成為香港都會一景,並吸引不少外國遊客專程來港觀賞。但是,他亦不諱言,隨著城市建設的發展,很擔心有個別團體未能在固有場地舉辦盂蘭勝會,若要遷往別處,又或暫停舉行,便會令風俗失去原來特色,同時亦影響坊眾藉傳統節慶相聚的機會。因此,他衷心希望政府能夠繼續大力支持,予以配合,得以將這風俗文化導入正軌﹔而香港潮屬社團總會潮州商會等組織亦要秉持弘揚盂蘭文化的精神,並且抓緊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的有利優勢,向全球的潮人宣揚介紹,好讓其中的優秀文化習俗得以順利推展及延伸。

最後,當說到盂蘭勝會能否世世代代保存下來,許學之說,他相信國家一定會好好保育,尤其是列為「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」之後,箇中的保存價值更大﹔而他亦深信,只要讓更多人認識盂蘭節,拋開鬼鬼怪怪的眼光,明白盂蘭的真正意義重大而深遠,便一定可以世代相傳下去。許學之不厭其煩強調:「盂蘭文化更具教育性,透過供奉神明,以警惕世人不做違法與違背良心的事,所謂因果報應,冥冥之中,自有上天的神明監管,祖先視察,盂蘭節,坊眾聚會,誦經敬佛,解除內心苦難,追求未來褔祉,因此,盂蘭勝會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,其寶貴之處,莫過於讓世人明白,人生在世,一定要自重自覺,撫良心,做好事。」

(原文收錄於《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——香港潮人盂蘭勝會紀念特刊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