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潮人盂蘭勝會
主頁 | 網絡連接 | 聯絡我們
|

盂蘭勝會的保育價值

 

「盂蘭勝會擁有普遍性、完整性與承傳性,並符合多項聯合國教科文組織(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,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,簡稱UNESCO)對非物質文化遺產 (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)的定義,極具保育價值。」香港中文大學文化及宗教研究系游子安教授(Professor Yau Chi On, Department of Cultural and Religious Studies, CUHK)指出,盂蘭勝會蘊含豐富的潮州民俗特色,充分反映潮州人的天地人觀、家庭觀念與傳統工藝及藝術,是瞭解潮州文化的好材料。香港作為盂蘭勝會的重地之一,不但具備高度完整性與延續條件,更滲有本土特色,為保育這項傳統民俗特色,提供了優厚條件。

每年農曆七月份,港九、新界60地方,都有盂蘭勝會舉行。當中數九龍城、牛頭角、長沙灣等地方的盂蘭勝會最為大型與熱鬧。神功戲與誦經聲此起彼落,路邊燒衣紙與福物競拍等場面,更是喧鬧熱烈無比。不過,在香港新一代潮州人眼中,這些節慶活動,都是上一輩的事情,若非嫌老套不肯陪同老人家前往,就是覺得新奇有趣,把勝會當作嘉年華會看待,兩者皆對箇中的意義不甚了了。但原來,據游子安說,盂蘭勝會蘊含了豐富的潮州文化與價值觀,而且是追蹤潮州移民足跡的一個很好的索引。

 

反映潮州移民足跡

很久以來,中國人或因時局動盪,或因天災失收,或因政策變遷,而攜老扶幼遷徙到海外去。潮州人也不例外,早在宋朝時期,已有潮汕人移居海外。他們所到之處,都會秉承在家鄉時的習俗,在新地方落地生根。所以,盂蘭勝會不僅是香港獨有,還遍布南洋一帶。不過,隨著時代變換,好些地方的盂蘭勝會已然變質。

「相對而言,香港盂蘭勝會的完整性較高,在其他地方的盂蘭勝會己然變質的時候,這點顯得尤為重要。」游子安指出,一項文化是否值得保育,甚至被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,除了講究是否符合《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國際公約》外,還很講究其普遍性、完整性與承傳性,及能否凝聚社區。盂蘭勝會的目連救母、祭祀儀式、神功戲、搭建戲棚與札作,以及民間宗教信仰等,符合多項公約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定義此外,盂蘭節盛行於華南以至東南亞一帶的華人社區,儘管各地區的勝會活動各異,對之稱呼也不盡相同,道教稱之為中元節(如檳城中元節、基隆的雞籠中元祭),佛教稱之為盂蘭盆會,民間稱為鬼節,但基本上在華人宗教中,都有這樣的一個節日,多始源於潮汕施孤民俗,充分具有普遍性。香港的盂蘭勝會,始於1897年由香港潮州公和堂舉辦,此後100多年中,從未間斷,勝會中的內容、儀式、忌諱等,一般參與活動的長者都能熟記,所以完整度與承傳性很高。

 

蘊含潮州文化信仰

「雖然在戰亂的時期,盂蘭勝會曾經停辦,但短時間不致使承傳中斷。不過,盂蘭勝會也面對著跟其他非物質文化遺產一樣的問題,就是承傳人逐漸老去,記憶力衰退,令習俗步向消失。所以政府今次將盂蘭勝會向國家申遺,意義重大深遠,其一,是可以把潮州文化保存﹔其二,是確立新一代潮州人對自己鄉土的認間,從而為節慶培植接辦人﹔其三,是香港潮屬社團總會發揮『保護單位』的作用,可為各區籌辦盂蘭勝會提供支援。」

現時香港各區的盂蘭勝會,並沒有一個中央協調機制,都是各有各做的,經費主要來自捐助及褔品競拍的收益。不過,由於近年好些區域的經費不足,導致該區的盂蘭勝會規模縮減,長此下去,會令節慶活動因經費不足而停辦。

「不過,在保育的同時,我們要留意,不可湮沒節慶的完整性、真實性與多樣性,重蹈長州搶包山的覆轍,使節慶喪失原有的意義。」

在民間中,盂蘭節含有濟貧施孤的意義,與宗教的施餓鬼與普渡眾生含義相近。濟貧,是希望扶助陽世間的貧苦與流浪漢,避免他們影響家宅與社區平安﹔施孤則與移民有關。當年許多人隻身來港做苦力,死後並無子孫為之擔幡買水,定時定點拜祭,對社區安寧構成威脅。所以盂蘭勝會有派平安米與燒街衣的習俗。「派平安米是香港盂蘭節的特色。由於早期留居香港的潮州人,多以經營米舖為生,所以會以派米來扶貧。其實除了派米外,勝會還會派發雨傘等日常生活用品,反映出潮州民族富有人情味,除了照顧自己鄉親,還會顧及其他人士的特色。」

 

延續民間手工藝

游子安續指,盂蘭勝會還起著凝聚社區的力量及標誌地區歷史的印記。

以沙田盂蘭勝會為例,為何始於1962年?當年颱風溫黛襲港,沙田區百多人死亡。據游子安稱,風災過後,潮籍人士為普渡亡魂,便成立沙田潮僑福利會,並於翌年開始,舉辦盂蘭勝會一直至今,之後,更籌辦及參與沙田的太平清醮,活躍於社區活動。

「雖然各地區的盂蘭勝會做法大致相約,但亦會滲入該區的特色而各異,做成香港盂蘭勝會的多樣化。例如拜神,大家都會拜天地父母,這是離不開盂蘭節的原意的,但請神一環,則因各區的地區神不同,而有所分歧。筲箕灣由於惠州人的移入,所以多拜譚公﹔沙田則因地區神為車公,而拜請車公為神。」

另外,盂蘭勝會的延續,亦有助神功戲、潮州工藝等文化的承傳。「潮劇最鼎盛時期是6070年代,潮劇戲班甚至出埠到東南亞巡迴演出,但至90年代開始沒落,現時一年中,只有在盂蘭時節才有較多演出機會。所以盂蘭勝會的保存,對延續神功戲這一傳統表演藝術的生命力,很重要。此外,盂蘭勝會亦有助保留大士王等紮作、製糕點等潮州傳統手工藝。」

身處全球化的年代,游子安說,保留有本地特色的節慶,更顯重要。「當更多地區都被同質化的時候,我們更要留有地區特色,保護獨樹一幟的文化資產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