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潮人盂蘭勝會
主頁 | 網絡連接 | 聯絡我們
|
從盂蘭勝會與香港人的災難記憶
盂蘭勝會其中一個重要意義是超渡「孤魂野鬼」,也是意外罹難者,故此盂蘭勝會承載著香港人對不同類型災難的集體記憶。
日治時期戰爭的集體記憶:
在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初,日本軍政府正式侵佔香港。及至十二月二十五日,當時香港總督楊慕琦向日軍投降,開始了香港三年零八個月的日佔時期[8]。在日軍進攻期間,香港大部份地方成為戰事地點,包括北角、鰂魚涌、筲箕灣、灣仔一帶和啟德機場等[9]。當年在不少地區有亂葬崗,到處有不幸喪生的無辜百姓。在牛頭角、九龍城、長沙灣、油蔴地、正街、東邊街、薄扶林、灣仔以及香港仔區內的盂蘭組織均承載了這些地區的災難記憶。也有部份的盂蘭組織在戰後出現,不單是為了超渡因戰爭而罹難的無辜人士、安撫亡魂,也有安慰、治療社區內生還者情緒的作用。
大型天災禍害:
大型災禍的記憶,包括颱風、山泥傾瀉、水災、火災和瘟疫。記載了這些天災禍害記憶的盂蘭組織包括潮州公和堂、沙田潮僑街坊福利會、天福慈善社等。也有部份社區因為經歷了這些不幸,才開始主辦盂蘭勝會,一方面安慰無辜喪生的孤魂,另一方面讓住在該社區的居民心裏得到平安。
人為意外:
人為意外包括工業意外、交通失事、自殺等,這些都不難在盂蘭勝會的歷史痕跡發現。不少盂蘭組織對社區地方內各式各樣的人為慘劇有所記憶,包括九龍彩雲邨天德伯公街坊盂蘭勝會、西區正街水陸坊眾盂蘭聯誼會、潮州公和堂、佛教(三角碼頭盂蘭勝會)慈善有限公司和香港仔田灣、華貴、華富潮僑坊眾盂蘭勝會有限公司等。